故乡的风车
发布时间:2010年06月09日 点击数: 【字体: 收藏 打印文章
 

 

        白云深处有人家。
        直逼苍天的中条山巅上有我一个家。
        我家的沟沟壑壑很多很多,多到你数也数不清的时候,祖先就给你一个概论,说是“平陆不平沟三千”。
        我家的风很多很多而且很硬很硬,多到硬到你数也数不清顶也顶不住的时候,就简单化了,就只有一场风了。于是,仍然是祖宗给你一个定论,叫做“一年一场风,初一到年终”。
        我家的水很多很多,多到我们始终都守望着中国乃至世界的一条奔腾不息的大河,它的名字叫黄河。可是我的家里曾经的吃水用水却是很少很少,少到还是老天爷说了算,所以就有了民谣:“黄河流过家门槛,沟底有水垣上干”。
        我家的黑夜曾经很多很多;我家的电也曾经很少很少,很缺很缺,少到缺到我们在建国后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才用上了电。以往的岁月里,如豆的油灯主宰了每一个漆黑的夜晚。
         这样悠悠的场景和画面深深地镌刻在我儿时的荧屏上,似乎总也抹不去它。
         2010年的春天,当一缕微风吹过,我和春风相约相伴,一同来到我的故乡的原野上。
        这次回故乡,当然是一种别样的心情。我随着运城市百名文化人的采风团,又一次走进了故乡的画面。
        这时,无论是故乡的山沟还是故乡的原野,已经春意盎然,春花翘首了。尽管,头一天的晚上,天气出了点毛病,不识时令地在四月天里飘起了大雪;尽管春寒有点料峭,嗖嗖的冷风不断撩拨起我们的裙裾;尽管,山坡坡上、山沟沟的犄角旮旯里还有着残雪没有消融,但它还是没有掩盖住春天里蓬勃的气息。山坡上的草儿和田野上的花儿也还是知道节气了,漫山遍野的草绿和花红在干枯的根丛中露出了峥嵘,大山披上了彩装。
        春天在故乡这里还是逍遥地就像是一支画笔,描绘到哪里,那里就是一幅浓墨重彩。一园一园的桃花;一树一树的的果花;一片一片的梨花;一地一地的油菜花;一坡一坡的迎春花;似乎都随着阳气的上升,随着我们的心情绽放了。
        大山里的平陆,为人们呈现的是一副又一副的姿态,她的环保、她的生态、她的自然,她的田园,她的风光招惹着南来北往的旅人和客商。
        说她生态,说她环保,那是冲着她的仙鸟“天鹅”去的。近些年来,平陆的黄河岸边保护下的这一片湿地上,神秘地栖息着天外来客,成群结队地天鹅们或结伴而行;或拖家带口,飞跃关山,不远千里万里,从西伯利亚的寒风中浴出,朝着黄河岸边的这一片湿地朝圣般地飞来,在这里越冬,在这里欢乐。虽然这是一种候鸟,但天鹅的家族们还是认准了这里的山水,这里的人儿,认准了这一方风水宝地。这里无疑又是它们安下的又一个新家。于是,人们也追逐着来观赏天鹅了,他们趋之若鹜地从祖国的四面八方而来,黄河岸边架起了一个个像炮筒一样的像机,这些像机们分分秒秒地和黄河厮守,摄下了这些不可多得的倩影,也随之跃上各种画报的封面。这里的人儿和天鹅们成了一种自然天成的画面,他们一遍遍地被黄河显影。
        说她自然,说她风光,那是冲着她的风车去的。当我和我的同伴站在张店垣的风口山上时,那巨大的风口还是很霸道地一如既往地吹过远古的风,一点儿也没有松劲的可能。路过此地,你会感知它的寒意和它的咄咄逼人。不过,这会儿的我不是惧怕大风,而是在欣赏着家乡的风力。它似乎摇身一变,就成了“风婆”,召之即来,来之能吹,吹之能转,转之来电。因为这神奇般地风力,成了这风口山上的一大景观,风儿时时刻刻都会登上那架在一个个山头的风车之上,鬼使神差地拨弄着风车上巨大的叶片,给这个曾经寒冷的高原带来许许多多的魅力,送来许多的光明和温暖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的朔风带哨曾经是出了名的。风口,风口吗?故名词义这里就是产风的地方。远古时一股股的风儿叫唤着顺着中条山南下,灌进茫茫一派的盐池,吹奏了一池池的盐花花,这时候的盐花开始嬗变,偌大的盐池在南风的唆使下,变得晶莹剔透,颗粒饱满,媚态可人,成为食盐,人们一日三餐离不开它,吃了让人长精神,让人无限眷顾。这时候的盐池就成了聚宝盆,运城也成了一个大大的盆地,盛着满满地温馨和福祉。这时候,就是这些从中条山的风口上刮下来的南风,却落下了一世的好名声,我们的先祖舜帝这个体恤民情的帝王,望一眼徐徐而来的南风,欣慰地登上池神庙的熏风楼,兴高采烈地弹起了他的五弦琴,一首为民众招财进宝的《南风歌》便永远地诞生了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南风之熏兮,可以解吾民之愠兮。
          南风之时兮,可以阜吾民之财兮。” 
        舜帝的意思是说,南风真好啊!它简直就像财神爷一样,只要南风一吹,我广大的民众财气就来了;温暖也来了;一切美好都来了。 
        但在我童年的记忆里,风口山的大风可没有舜帝抒发的那么美好,它简直就是一个恶魔。一年四季它似乎都是一副嘴脸,从来不给别人笑颜。尤其在冬季,它吆喝着凛冽的寒风一起肆虐,始终张着一个大口,像要吞噬人的样子,并得意地吹着口哨,打着呼啸滚过每一个乡村的头顶,然后可着劲儿地挤进庄稼户的门缝里,然后再悄悄地溜进你的大裆裤里或者大襟袄里和你逗乐,老百姓管那种钻进衣服里的风叫作“偷偷风”。那时,我只记得每一个每一个农人的大裆裤里大襟袄里,钻进去的都有“偷偷风”。那时候,庄户人家是没有内衣内裤的,甚至连裤衩也没有,他们穿不起裤衩,那宽宽的两条裤腿站在风地里,简直就成了风洞洞。不一会儿,风儿悄不作声地就钻进去了,一个透心凉直逼胸口。男女老少只要一出门,都是一个姿势,杵着个腿,猫着个腰,两只手绻在袖子筒里,一副冷冷地样子。见了面,相互打一声招呼,说的话没有别的,就一句:“这天冷啊”!于是,我的家乡父老,把大裆裤一葂,腰里系根绳子,就可以御寒了。
        曾记得故乡的雪很大很大,几乎场场大雪都有半人多深。一场大风刮过,大雪紧跟着就来了。或者是“风搅雪”的那种,风吹着雪儿跑,把雪窖在地埝根,或者赶在场院里。那些大雪都是封门的大雪,一个晚上过去,一个早上醒来,那大雪就把家家户户的门给堵死了。我住的四合院里就像是一个雪坑,填的满满的,幸亏院子里有一个备好了的地窨子,我们把雪推往井里面才铲出了一条出路。我往往都嫉恨那大风,因为有风才有那讨厌的大雪。所以我料定那一场场的大风就是从风口来的,因为我家和风口的直线距离也就是五六里地的样子,风巫婆不会放过我们的。
        那时的冬天,我就记住了一个字“冷”啊! 
        今天的风口别一样的风情,我突然感到这些风儿们可爱起来,她瞬间令我刮目相看。这起眼的风儿终于组成了一个浩大的阵势,积蓄了能量向高空冲刺,举起了一个个风力发电项目的风帜。
        我没有想到这么讨厌的风,竟然在我的故乡这里出尽了风头,招徕了这么多的商贾在这风口的风场上宣战。武汉凯迪控股投资有限公司的客人来了;2005年8月就在这里测风,现安装在各个山头上的36台风机,预计年发电量为10158万KWh,年产值1.4亿元,上交给国家的税金是2000万元。这个发电场地,作为向五一劳动节献礼的项目,于4月30日就投产发电了,我的故乡人终于享受到了这些年年季季并不陌生的风儿的优惠。紧随其后的是北京天润新能投资有限公司也来了,他们也看准了这里的风场,于2007年在距离风口不远的云盖寺的山头上注册,测风的仪式已经开始,届时将有1.2亿度的年发电量呈现给大家。紧步后尘的是中国广东核电集团,这个在全国同行业中排名第五的“中广核风力发电有限公司”也瞅准了我们平陆的三门风电场项目,该项目已于2010年7月21日与平陆政府郑重地签下了协议,预计该项目建成后,年发电量也在1.2亿度之多。这一个个的测风塔,一个个的风车,在我的眼里更像是一个个巨型的感叹号!瞬间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,把多少年来一直视为灾难的狂风,难于驾驭的暴风转换成了一种巨大的能量,它源源不断地变成了一种温度,一种光明,一种温暖,一种辉煌和灿烂,一种取之不尽,用之不竭的源泉,它要一直亲近和温暖着这片土地。
        啊!我仰望着您,故乡的风力发电站!
        您崭新的愿景就在那高高的伟岸的风塔上飚高!
        你的美丽和富足就在那高高的圆圆的风车上圆满!
        我永远祝福您,我的故乡!
会员登录
主办:平陆县人民政府
承办:平陆县信息化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 备案编号:晋ICP备08002235号
晋公网安备 14082902000103号    网站标识码:1408290001
联系电话:0359-3522900 邮件:sxplxzf@163.com
最佳使用效果:1024*768分辨率/建议使用微软公司IE5.5或以上